正文内容


第十章惊人消息(35/164)

admin 于 2020-06-03 18:36 发布在 K线图分析  |  点击数:

风斯只是心念一动,精神异力便自然而然的如真气般向外释放,但刚接近秋舞的心神便被一阵大力反弹回来,继续试着往前进,但始终只能在外围绕圈,秋舞的心神仿佛被一个密不透风的牢笼罩着,将外面一切试图闯进去的力量都挡住了,同时也使得她自己被困在了里面。终于在风斯多次试图进入秋舞心神后,缓缓的心神处竟然打开一个缺口,风斯一喜,刚要进去,缺口处突然一阵强大的力量弹了出来,心神剧震,这股力量比自己的精神异力强的多。心中大吓,这毕竟不同于真气相斗,精神异力万一有个损伤,对风斯这种修炼心神的人的打击会很大,赶忙收回异力,无风自动的衣袂逐渐恢复了正常,而头上豆大的汗珠也滚了下来,脸上越发显得苍白。风斯不及多看周围,忙闭上眼睛,刚才虽然没有正面与那股力量相斗,但是精神异力已经耗损不少,偏偏此时自己的身体很差,脸上汗珠不断往下滚,一段时间后,终于轻吁出一口气,睁开了双眸。秋舞和亚布正用关切的眼神看着自己。风斯微微一笑,道:“没事,休息会就好了。”亚布呆呆的道:“你刚才做了什么?”风斯一扫秋舞,见她也是一脸茫然,心中讶异,难道刚才那股力量的使用难道她不知道?不由问道:“你刚才有什么感觉?”秋舞一怔,道:“好像是有什么,但是好像又什么都没发生。”风斯问道:“你没有用什么力量吗?”秋舞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做。”亚布催问道:“风,到底是怎么回事?”风斯把刚才的情况讲了一边,亚布和秋舞都是一愣,亚布眉头紧皱,道:“你说的那股力量会是什么?”风斯摇头道:“不知道,不过很可能就是让秋舞以前的治疗全部没用的原因!”秋舞啊了一声,道:“不可能啊,如果真有这么股力量在里面的话父亲一定能感觉到的,我自己也应该有感觉的。”风斯苦笑了笑,道:“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所在。”一顿,道:“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和你叔叔商量一下药物的问题,可能最近一段时间还不能开始具体的治疗,不过你要把心态保持好,相信我们会尽力的,毕竟你等了我三年。”秋舞眸中明显有了笑意,道:“我相信你。”一转首,对亚布道:“对不起叔叔,刚才是秋舞不对。”亚布心中一酸,摸了摸她的秀发,道:“哪的话,孩子,是叔叔不好,一直没能帮你治好。你刚才把小平他们吓坏了,现在好好休息吧。”说完,一转身便走了出去,他此时有满肚子的话要和风斯说。风斯打了一个招呼也走了出来。与刚才相似,两人一路走出来都没有说话,而守候在门口的小平等人看见两人出来,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随后就听到了秋舞清脆的声音喊他们进去,知道秋舞没事顿时几人满脸喜色,用感激的目光看着风斯。风斯心中苦笑,微微点了点头,便和亚布一起走出了研究所。出了研究所,亚布便长舒了一口气,道:“今天幸亏有你,不然……”风斯道:“秋舞今年有十七了吧?这么小的女孩观察力就这么强了,实在是厉害。”亚布笑道:“不然你以为我大哥会随便把位置给人么?莫不是秋舞从小就表现出来的那种领导能力,他怎么会把位置给秋舞?毕竟这关系着一个庞大家族的未来。”一顿,皱眉道:“刚才你说的那些到底是真是假?”风斯苦笑道:“一开始是假的,但是后来我也分不清楚是真还是假了。”于是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刚才走进来之前他便已经想好说辞,绝不可太过平常,否则无法取信秋舞,但是也不可太过荒诞,过于荒诞很可能会让她生疑,尤其秋舞现在是敏感又多疑K线图分析,怎样才能做到既让秋舞觉得可信K线图分析,同时又会让她觉得是自然而然的呢?他从亚布口中知道爱华尔家族内部一些大概的矛盾K线图分析,而且是一种纠缠于手足亲情之间的权力斗争,这在当年只有十四岁的秋舞心中一定会造成很深的阴影,而亚布从头到尾描述时就只说了秋舞是得了怪病,明显是在避讳秋舞是被人暗算,而这个暗算又是牵涉到雷霆的几个儿子,也就是秋舞的亲生哥哥的。所以他一上来便直接说出秋舞不是得病,看了两人反应,知道果然如其所料,而后提出治病先疗心这一说法,就是为了做到让秋舞感觉到自己不是那种普通的医生,提出这种非常规的疗法,从疗心开始,而后再借口缺少必需的药物,以争取更长的时间。亚布感激的道:“也真难为你这么花心思了。”随即疑问道:“那后来怎么回事?那股什么力量?也真奇怪,你说的这么玄,秋舞居然也就相信了……”风斯道:“可能她也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确是属实的,可能秋舞的问题真的与这个有关,我虽然不懂医,但是这种肥胖的问题再如何难治,也不可能难倒一大批医学家,他们的治疗可能并不是没有用,而是根本没有被用到。”亚布一震,道:“你的意思是?”风斯解释道:“可能在药物或者其让方式的治疗对秋舞的身体进行作用之前就被那股力量给挡住了。”亚布像是突然记起什么,喃喃道:“的确有可能,以前无论什么药物到秋舞的身体就跟石沉大海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风斯点头道:“这时候,医生们肯定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治疗方式不对,或者说是自己的问题,但是没有想到秋舞本身究竟有没有接受到治疗。”亚布忽然一声大吼,兴奋的抱住风斯,道:“你真的是一个天才,天才!”风斯被他抱的浑身酸疼,忙道:“你快松开,被你抱死了那我可就冤了!”亚布忙松开手,兴奋的道:“我太高兴了,秋舞真的可以好了!我马上就告诉大哥去!”说完,便要回研究所。风斯忙拉住他,道:“你先不要激动,这事情没这么容易,你想想看,以你大哥的功力还有秋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有任何潜伏的力量。那么该如何铲除它更加没办法了。”亚布一怔,问道:“那该怎么办?”风斯苦笑道:“我暂时还不知道,刚才那次接触,如果不是我退的快,估计我就完蛋了。”亚布想起刚才风斯汗珠直落,面如白纸的样子,的确危险,道:“那该如何办?”风斯见亚布连问了两个怎么办,不由笑道:“亚布你何时变成只知道问该怎么办的人了?当年的你可是很嚣张啊!”亚布知道风斯说得是以前两人在一起交流科技研究时,自己总是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由赧然道:“那时候年轻气盛,这几年收敛很多了。”一顿,道:“我再如何气势汹汹,碰上你这个软硬不吃的人不也是完蛋。”说完,两人同时大笑。原来两人以前在一起讨论研究,亚布无论何时说话都是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而风斯则始终是不快不慢,不愠不火的,让人有种即便是天塌下来他也会当被子盖的感觉。虽然只是平和的寥寥数语,但往往切中要害,一针见血。所以一般争论到最后都是风斯赢。两人笑罢,亚布看见风斯脸色越来越差,道:“我送你回去吧,我们一边走一边聊。”风斯也在感觉到自己浑身正在乏力,点了点头,道:“好,我们走。”亚布一边走一边道:“你笑我归笑我,不过这个办法还是要你来想。”风斯点了点头,心中闪过无为院长的身影,我的精神异力不够,但是修老师的应该足够了吧?不过就是不知道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如果知道的话针对性强些。心念电转,嘴上答道:“我一定尽力。”亚布突然道:“对了,一直忘了问,我能感觉到你体内没有真气,但是你怎么会这个什么精神异力的?”风斯正要把自己这三年的经历说出,突然整个邦都的上空一个声音传出:“联邦的自由民众们,这里是联邦行政总部,所统领即将做全球直播的演讲, 安徽快3开奖网时间定为两点, 安徽快3开奖网站还有两分钟,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希望地球上所有的民众们都放下手上的事情, 福建快3来聆听统领宣布的事情,这将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切身利益。”风斯与亚布均一愣,风斯因为只来了三年,且都呆在偏远的学院内,不由问道:“这边经常有这个什么全球演讲吗?”亚布摇了摇头,道:“上一次还是他的就职演说,以后这么多年都没有过了。”风斯一惊,忽的想起了在饭馆时莱迪惊诧的叫声,当时他说话中就提到了下午两点,可能会有什么大事宣布。两人继续往前走,到了大宅门口,风斯刚往那里一站,大门便自动打开了,风斯怕自己进去了门会关掉,便让亚布先进,然后再随着他一起进去。风斯没注意到亚布脸上的惊异神色,只想着到底会有什么事情要让联邦如此兴师动众,进行全球直播,而亚布则满脸惊异的一路看过来,直到风斯住的地方为止。风斯坐在床上,而亚布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亚布正要说话,外面来自上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与刚才那人的声音已经不同,是一个沉厚的男声,道:“各位联邦的民众们,我是所亚德,身为无为联邦第三任领导人,一定会在前两任的基础上继续保持自伯拉迪统领开始的自由民主,也会继续保持着我们地球的和平。”风斯一怔,望向亚布,道:“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宣布么?怎么变成他自己的宣扬大会了?”亚布被风斯说的一笑,道:“他就这个习惯,应该马上就有了。”果然所亚德道:“下面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语气一顿,全球数十亿人关注着,他们都知道联邦不会随便开这种全球直播,除非很有必要的时候才会使用,都期待着所亚德后面的话。所亚德突然语气中透着一股沧桑感的道:“西元2510年,被我们后世人类誉为的第一次科技黄金发展时期中,‘飞扬号’载着地球第一批人类移民迁往了当时被我们发现适合人类居住并保留大量科技资料的智慧星,这件事情在当时以及在现在看来都是令人瞩目的,也是无法超越的,毕竟在’飞扬号’之后地球就再无宇航船能够进行星际航行了,直到现在为止。”从刚才所亚德提到西元二五一零年时,风斯便已经感觉到了他要说得是什么,心神剧震,脸色连变,他们终于决定要回来了!亚布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风斯摆了摆手,道:“继续听。”“从飞扬号出去之后至今大概已经过了四百多年,名义上智慧星还是地球的移民星,但是实质上双方已经是平等的,联系也是若有若无。”语气一扬,道:“无为元年开始,在无为之主伯拉迪的领导下,双方有了一些固定的联系,最近更在科技研究方面有了合作,直到前段时间,他们主动发了讯息给我……”一顿,一字一顿的道:“要求回来!”这最后四个字虽然简单,但是在此刻聆听着所亚德讲话的地球数十亿人听来却如同一声闷雷在耳边炸开,顿时地球的各个地方同时沸腾了,有的欢呼,有的惊慌,有的沉思,还有的无所谓。欢呼的是一些人认为智慧星上高度发达的科技一定能带领地球走向繁荣,进行星际航行,走出地球这个狭隘的范围。惊慌的是老一辈人,听到“回来”这两个字,心中一惊,想起了无为元年即开始流传的一个传说,当出去的人再回来时世界便不再安宁。难道在世界才和平了八十年后又要开始大乱了?沉思的是那些了解历史的人,毕竟西元二五一零年至今已经四百五十多年,这四百多年中地球经历了太多的风雨,而当年移民出去的人类,远离地球那么多年,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还有不多的人则是无所谓,在他们想象中这类事情离他们很远,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享受人生!而房内的亚布则惊呼一声,向风斯问道:“这是真的么?”风斯身为智慧星高研所十八人之一,虽然不参与这些决策,K线图分析但是消息肯定是会有的,这也是亚布问他的原因,因为他知道高研所在智慧星的份量有多重。风斯眉头紧锁,点头道:“这个提议在我离开之前就已经讨论很久了,没想到他们今天真的决定这么做了。”所亚德仍在说道:“如果他们要回来属实的话,这将会是地球与智慧星百多年间最紧密的一次联系,上次是第一代无为之主伯拉迪在少时曾拜访过智慧星,但此后再无更多联系。”一顿,续道:“两天前,联邦军部的斯达将军已经前往星际门迎接智慧星来人,上午传来消息,见面非常顺利,他们将在两天后到达地球,联邦到时将安排特别队列进行欢迎,到时也将会有全球直播影像来直播这历史性的一刻。”这星际门是当年做星际宇航做中转站的地方,自从飞扬号进行星际宇航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还在使用,但当地球战争爆发后,中转站便被地球废弃了,直到最近几十年,在智慧星的帮助下,地球才开始重新建设星际门,而这里也成为了地球对外的最直接窗口,除了军用外,也提供给一些特别权势的人参观游玩,毕竟目前能够站在地球之外回眸地球的地方就只有星际门而已。亚布似乎感觉到了风斯的不对劲,问道:“你们决定回来,是为了什么?”风斯此时心中其实翻起了惊涛骇浪,这个回归计划早在自己还没进高研所时便已经开始讨论,当时争论的焦点就是为了什么而回归,智慧星的发展早已经超越地球,进一步的星际航行也只是排在日程表上即将进行的事情,那个落后的地球到底有什么值得我们回归的?脑中一下闪过了过去的事情,听到亚布的问话才一震醒来,道:“我暂时也不知道,不过既然主动和联邦政府联系的话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事。”亚布笑道:“是啊,如果能把你们那里的科技拿过来,地球的发展将会一下加快,星际航行很快就可以实施,我们人类也终于可以进一步探索宇宙。”风斯心中一动,道:“只怕地球的联邦政府不会这么想。”亚布出奇的没有反驳,沉默一下,叹道:“是啊,我这个时空研究所要不是有我们家族给撑着,只怕早就倒了。”风斯本想趁机询问新人类计划的事情,此时心中一愣,道:“怎么回事?有比你更好的研究所?”亚布傲然道:“当然不是,在地球这方面我是顶级的了。”风斯笑道:“那你还愁什么?”亚布面色一苦,道:“关键是联邦政府根本不重视这方面,我也没办法,资金少的可怜。最近几年连一些基本的科研资金都没了。”风斯啊了一声,心中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故意问道:“地球没钱了吗?不重视这个,那联邦政府重视什么研究?”亚布苦笑道:“谁知道他们搞什么鬼,每年递交联邦大会审议的科研资金一大堆,就是轮不到我们……”风斯点了点头,道:“现在联邦这边最好的研究所是什么?”亚布道:“应该是联邦政府直属的政府研究所了。”没等风斯再问,续道:“所长是罕布尔,一个顶级的生命科学家。”风斯心想果然如此,他刚才便已想到联邦每年划拨的大量科研资金估计都被用于研究新人类计划了,又想起华萨曾经说过的话,在科技的作用下人类已经不再是人类,真正的人类正在没落,而联邦也开始了开发新人类。暗叹一声,道:“我听说联邦政府正在研究开发新人类的计划,你听说了么?”亚布一震,紧盯着风斯,道:“你从哪里听到的?”风斯索性把他自己三年前便来地球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边,包括参加自由联盟会议的经过,中间很自然的略去了他自己的感情问题,以及关于速的问题,前者不想说是怕给雅心一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后者略去则是因为太过玄妙,说了亚布估计也不一定会相信,另外说到速必然要提到鸿飞丝,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不能把鸿飞丝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亚布听着风斯的讲述,目瞪口呆的道:“这么说,你现在是随心学院的五个参赛人之一?是……随心阁传人?”风斯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但是我因为一点意外现在受了伤,短期内不能使用真气。”亚布一呆,道:“怪不得你脸色这么苍白,你说的那几个奇怪的人会是谁?”风斯为了不提到自己肉身再造的过程,只是略提了一下过程,说是被几个奇怪的人打伤了,此时听到亚布问,苦笑下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可能是我修行还是不够,毕竟是半路出家的,很难和那些从小修行的人比。”说到这里,心中掠过小宁的身影,那么小的孩子居然有那么可怕的力量,难道真的是自己修行时间太短的缘故?连一个小孩都不如。破龙拳?!这究竟是什么武学?有机会一定要去查一查。亚布安慰道:“你能进随心阁足以说明你有不弱的实力,毕竟你以前主要从事的科技研究。”一顿,感叹道:“天,我实在还是不敢相信你以前看上去那么柔弱的一个人居然会修行古武学,还代表我们地球的四大学院之一参加学院赛。”风斯一愣,道:“柔弱?我什么时候柔弱过了?”亚布笑道:“你不知道以前你穿高研所工作服的时候,整个人死板板的,秀气的脸上总是露出那种一本正经的神色,哈,不知道多么有意思。”风斯摸了摸脸,道:“我以前很死板么?”亚布道:“难道没人跟你说过吗?一副天塌下来你顶着的表情,嘴角边有时候能有点笑容,但是也是属于那种掌握一切的自信笑容……”风斯道:“好像阳跟我说过,不过那很自然吧?”亚布一副无奈的样子,道:“自然?天啊!这就是你一直没女人的原因了。阳就很容易调动人的情绪,也很会哄女孩子开心。你呢?整天死板着脸的,谁会喜欢?”风斯一愣,亚布说的不错,从小到大弟弟阳总比自己有女人缘的多,他的确很会调动别人情绪,身边也总有着一堆人围着他,而自己通常就是一个人看书作实验,工作中的同事都是比自己大了一截的人,偶尔有几个同龄人也都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亚布见风斯不说话,以为自己说话说过火了,忙道:“你没事吧?我随便开开玩笑的,不要当真了。”风斯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了。”亚布知道他有点感触,为了帮他分神,忙转移话题,道:“你马上准备怎么参加比赛?”风斯还不知道比赛延迟的事情,约莫就在这几天了,但是因为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有点搞不清楚日期,不由问道:“今天几号了?”亚布道:“今天27号,离比赛还有十几天吧。”风斯一呆,道:“十几天?27号的话应该只有三天了啊,1号开始。”亚布惊道:“你不会不知道比武推迟吧?改在10月15日了,联邦八十年大庆前三天开始,这样可以在大庆时将比赛进入复赛,这样作为八十年大庆的特别节目。”风斯一呆,道:“我的确不知道。看来我还是能赶上最后比赛的。”亚布笑道:“那当然,你是随心阁传人,是随心学院的真正顶梁柱。”一顿,感叹道:“刚才还在饭馆跟你大谈四大学院如何呢,原来你小子比谁都清楚。”风斯微微一笑,想起刚才的问题,问道:“那个新人类计划到底是怎么回事?”亚布沉吟了一下,道:“这个计划是前段时间暴露出来的,但与很多年前的克隆人一样,只是试验而已,最后不了了之,但倒是有许多民众支持所亚德,愿意将自己贡献出来作实验。”风斯一震,啊了一声道:“难道他们不怕新人类把原本的人类给排挤掉吗?”亚布笑道:“怎么会排挤?如果新人类本身就是他们自己改造而来,他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愿意呢?”一顿,道:“现在民间有一种论调就是说人类是需要不断进化的,以前都是自然选择,现在是在科技的基础进行改进,在自然选择来到之前将人类自身进化到一定的程度,这样反而可以省略掉自然选择的过程。”风斯一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这跟他原来所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亚布又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个计划在所亚德提交联邦大会审议时就被联邦大会否决了,所以计划早已经暂停。”风斯又是一怔,心想:华萨对自己所说的新人类计划从无为七十年开始研究,直到现在仍在进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疑问的目光扫向亚布。他刚才已经跟亚布说过了华萨的话,亚布也知道他的疑问,此时一耸肩,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可能是被媒体宣传惹出来的。”风斯一呆,道:“什么意思?”亚布道:“当时这个计划影响太大,尤其是关系到人类自身的发展,所以联邦大会主席白越秘密召开的高层会议审议所亚德的报告,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那些多事的媒体打探到了一点,结果什么报道都出来了。当时还有人说新人类已经产生,联邦政府其实是在已经试验成功的情况下才提交大会审议的等等,诸如此类的消息都不可信。”风斯犹疑了一下,道:“那你是怎么……”亚布笑道:“这是在西部,我们家族虽然很少出来活动,但是势力还是在的,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我们,而且所亚德在很多方面都要倚重我们家族的势力,所以……”风斯点了点头,但他此时脑中一阵迷糊,华萨和亚布到底哪个说的对的?如果如亚布所说华萨等人只是被媒体错误报道所害的话,那么华萨他们……心中觉得这事情不会象表面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此时也说不出什么。亚布突然沉吟了一下,道:“无为是不是隐居在随心学院?”风斯一愣,知道他也想到了地球上精神力最强的人,随心学院院长无为·修了,自己的精神力既然不足以击败秋舞身体里的神秘力量,如果说秋舞还有希望的话那么只有无为了,沉吟了一下,道:“修院长一直隐居在学院里,但是不知道他肯不肯出来!”亚布突然站起身来,道:“你可以先去说一下,我一会再去找大哥,他应该可以。”风斯心中隐隐不安,但愿没有骚扰到院长隐居,转念一想,这是救人命的事情,以院长的性格应该不会有什么怪罪的,心中逐渐坦然下来。此时外面所亚德的讲话已经结束,后面罗里罗嗦的一堆话都是在讲智慧星来访的意义,请所以联邦民众都不要担心,政府会如何如何的保障安全,做到最好。风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又想不到是什么问题,亚布在房内转了转,突然道:“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有事会找你的,你没事了也可以到我那里去转转,总比老是闷在这里的好。”说完,往外走去。风斯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想起了是哪里感觉不对劲,忙喊道:“亚布,你小心些,别让智慧星的人和秋舞接触。”亚布讶然回头,道:“怎么了?”风斯道:“刚才我跟秋舞说我还需要一些药物没有到,本来的意图是想无限制的拖时间下去,但没想到老天这么配合的居然真的让我们的人来了,秋舞一定也能听到,那么两天后我们的人来的时候,秋舞如果去要药,那岂不是出问题了?”亚布一愣,随即笑道:“不会的,她从来不外出,我会看着的,再说了,我们也有法子救她了,就算跟她说实话也不要紧。”风斯见亚布如此放心,心中虽然仍然感觉到一些不安,也只好道:“那你去吧,小心些最好,她的情绪不能再有什么大波动了。”亚布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突然顿住,回头道:“这边最好你不要常住,我在城内也一处住宅,你可以到我那里去住。”说完径直走了出去。风斯一愣,心想亚布好像从开始就对这个住宅十分在意,现在又要自己不要常住,难道会有什么问题?转念一想,鸿飞丝花了这么大力气来救我,总不会再来害自己吧?随即坦然,一阵劳累,特别是因为秋舞所用的精神异力感到浑身疲倦,躺上床,一会便进入了睡梦中。

原标题:5月份即将发行的steam热门新游戏盘点

  观点地产网 背靠母公司、手握优质本地资源,上海本土国企一直给市场留下“不思进取”的印象,重组近5年的光明地产就是其中之一。

,,云南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