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内容


第九章密室疗心(34/164)

admin 于 2020-06-03 18:55 发布在 新闻资讯  |  点击数:

午后,风斯和亚布走出饭馆,街上人熙熙攘攘,十分热闹,但是亚布却怕风斯身体吃不消,因为他的脸色此时看来越发苍白。两人走回了原来那条大街,这条街上此时也有了不多的人,不再似方才那样一个人都没,到了时空科研所门口,亚布看了看风斯,道:“你不要进来了吧,免得那丫头又追着你问东问西的。”风斯迟疑道:“那你怎么对她说?”亚布苦笑了笑,道:“瞒着吧,拖了多久是多久。”一顿,道:“我先送你回去,看你的脸色很差。”风斯也想不到其他办法来,毕竟他的确不懂医,也不知道该如何治,点了点头,道:“我自己回去吧,就在前面,很近的。”亚布讶然道:“你说的是前面那栋大宅?”风斯一愣,听见亚布惊讶的声音,知道他可能知道这宅子的主人是鸿飞丝,硬着头皮点头道:“是呀,一个朋友借我住的。”亚布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风斯,嘴皮微动,但最终没有说出来,沉默一会后,道:“那我先回去了,有时间我过去找你!”风斯心中诧异,即便亚布知道是鸿飞丝的宅子也没有必要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的吧?但是自己没和他明说,现在也不好多问,点了点头,往前面大宅走去。亚布也往他自己的时空研究所走去,刚到门口,忽然里面风似的奔出来一个人,恰好与亚布撞个满怀,不由的发出哎唷的叫声。风斯一讶,转头回顾,只见亚布前面站着一个年轻人,二十岁不到的样子,还象一个孩子,亚布正怒喝道:“小平,你跑这么急做什么?”那个被唤作小平的脸色红白不定,气喘吁吁的道:“所……所长,不……不好了不好了……”亚布一惊,抓住他的肩膀,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平一声惨叫,道:“所长,疼……”风斯忙走过来,拍了拍亚布,道:“你先把他放开。”转头对小平道:“出什么事了?”亚布松开了小平,小平顾不上疼,忙道:“小姐……小姐……出事了!”亚布身躯猛震,和风斯对视一眼,风似的往里面奔去。风斯也是同时一震,想往里面走,但是又怕自己进去使得情况更加糟糕,见小平也要往里面走,忙拉住他,道:“小姐怎么了?”小平知道他和亚布是朋友,刚才又是风斯让亚布放手的,所以也不隐瞒,道:“小姐今天自从所长出去后,就心神不宁的,老是对我们发脾气,我们又不敢说话,她就越说火气越大……”风斯知道一定是秋舞怀疑了,毕竟他们在秋舞面前时的表现破绽太多,尤其是亚布一见到自己就把自己拉了出去,而且还故意不让秋舞听到我们的谈话,她那么聪慧的一个女孩一定会怀疑。小平还在继续道:“后来小姐在骂得最厉害的时候新闻资讯,就没有动静了新闻资讯,我们又不敢进那个帆布后面看新闻资讯,刚才时间太久了,于是他们就让我出去找所长回去看,结果在门口就撞上了……”风斯轻叹一声,但愿不要出事,自己还是不适合进去,拍了拍小平,道:“你赶快回去看看吧。”小平刚要进去,突然回过头来犹疑的看了看风斯,问道:“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天才?”风斯一愣,道:“天才?”小平急道:“就是那个能给小姐看病的人!”风斯又是一愣,他怎么连这个都知道?还没说话,小平便已经自己解释道:“我们几个人都是老爷派来特别服侍小姐的,从小就和小姐一起相处,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风斯心中一叹,不好随便说不是,道:“对,亚布说的就是我。”小平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语音有些哽咽的道:“求你救救小姐吧,她很可怜的!”风斯吓了一跳,赶忙把身子俯下来,要把他扶起来,道:“小平,你不要这么,你赶快进去看小姐吧,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谁知道风斯这么一扶居然扶不动,他身上真气不可用,身体也刚刚恢复,没有什么力气,而小平隐然是一个武学高手。小平显然是在强忍泪水,哽咽道:“先生,只要你能救小姐,要什么都可以,哪怕是我的命,我和小姐是一起长大的,小姐她人很好,对我们也很好,但是……但是自从得了怪病之后,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老是动不动就骂我们,打我们。但是我们几个人一点怨言都没有,我们都知道小姐心里其实很苦,很苦!我们恨只恨不能帮她,所以……所以只要她能解气,我们随便她骂随便她打,只求她能好好的活下来。”抬起头来,泪水早已经夺眶而出,脸上泪痕道道,续道:“自从所长告诉小姐你可以治她,小姐又搬到这里来住后,心情好了很多,有些时候也能和往常一样跟我们说笑,但是今天突然又开始以前那样了,我们很怕,真的很怕怕小姐再做傻事。现在我进去也没有用,所以我想求先生……求先生一定要救她……”说着头竟然不停的往下磕。风斯听了小平的话,看着他象孩子一样的哭泣,心中一阵酸楚,暗叹一声,非不愿,实是不能,唉,但是这话又不能对小平说,他们是天天和秋舞在一起的人,很容易就会被秋舞看出来,罢了,既然一个谎言已经开始了,我就去为她再编几个谎言,希望她能好好活下来。正想着, 安徽快3走势图小平头已经磕下, 安徽快3开奖网知道自己扶也扶不动他, 安徽快3开奖网站索性往里走去,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一边走一边道:“快起来吧,你赶快带我去。”刚才亚布飞奔进去,心中担忧无比,时隔三年,她对生活的希望又多了许多,如果这次让她失望,她可能会再次崩溃,那后果……直奔进秋舞的卧室,黑色帆布外菲菲和从家族跟秋舞来的小环小情都站在那里,不敢进去,看见亚布奔了过来,赶忙跑了过去,还没说话,亚布就挥挥手,让她们出去,他们几人也知道站在这里无济于事,也都走了出去,守在外面。这块黑色帆布是按照秋舞的要求特别制作的,保证她在里面能够空气流通,不觉得憋闷,而又不会让外人看到她。即便亚布是她亲叔叔,也很少直接走进去见到秋舞,此时他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伸手拉开黑色帆布,走了进去。他暗忖里面已经沉默了一段时间,希望不要出事,刚把眼光扫进去,便不由得一愣。帆布后是一个布置的很精致的房间,样样具有,除了光线稍微黯淡些,其他的与每个房间都一样,这些都是亚布亲自为秋舞布置的。让亚布一愣的是秋舞,在伸手拉开帆布之前,他早以前做好了各种预想,但是秋舞却不同于这些的任何一种表现。一张红木椅,身躯肥大的秋舞正静坐在上面,双手松弛的下垂在椅子的两个手把上,与亚布的金黄色头发不同的是,乌黑的秀发披在肩上,从发质上可以看出秋舞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脸上的肉堆积着,使得双眼看上去是睁不开的样子,此时双眸无光,即便看见亚布走了进来,也只是眼角稍扫,其后便是一片木然。亚布一阵心疼,走了过去,轻抚秋舞的秀发,道:“孩子,怎么了?是不是叔叔不在,你不开心了。”秋舞依旧是一幅木然的样子,动也不动,坐在那里。这幅样子比大喊大叫更可怕,亚布心绪一阵翻滚,喊道:“秋舞?”秋舞依旧是那幅木然的样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亚布抓住秋舞的手,喊道:“秋舞,秋舞,叔叔在跟你说话!”以前虽也有过秋舞的情绪不正常,但是每当亚布亲自出现来说话的时候,秋舞总会很顺从的听着亚布的话,但这次……就在亚布心里思绪万千的时候,秋舞终于有反应了,微微把她那个肥大的头转了过来,眸中依旧无光,道:“叔叔,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亚布看着这个样子的秋舞,新闻资讯想起以前那个体态轻盈,娇美无比的少女,心中一酸,鼻子也是酸楚,道:“不会,叔叔不会骗你的。”秋舞眸中神光微显,但依旧是木然一片,道:“那叔叔为什么把他拉出去说话?还故意走得那么远,不想让我听到!”一顿,脸上开始有点反应了,道:“而且叔叔的气孔外扩,血脉运行速度加快,是紧张的表现,如果不是怕我发现什么,又怎么会这么紧张?”亚布头脑一炸,第一个问题自己还可以解释,但是第二个是秋舞通过她特有的心法观察得到,是自己当时不自觉的反应,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掩饰才好。秋舞眸中精光连闪,紧盯着亚布,显然亚布此时的反应是很难瞒得过秋舞的,眸中光彩逐渐逝去,显然不需要再问了,答案已经很明显。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道:“你叔叔只是担心你因过于激动而影响到治疗……”正是风斯及时赶到,他走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秋舞对亚布的问话,心中一边讶异秋舞的心细,居然能从这些很细微的生理反应中观察出人的情绪变化,同时也暗暗喊糟,怕亚布被秋舞这么突然一问而说错话。声音刚落,风斯人已经到了秋舞的面前,秋舞两条缝般的眸子中露出慌张的神色,双手微举,想挡住自己的脸,可是风斯已经走到了面前。风斯心中暗叹,先且不论这样的体重增加给秋舞带来多大的身体痛苦,只从外表上便使得秋舞多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从见到自己的反应便可得知,她大概是很久没见到陌生人了,十七八岁的少女应该是活着阳光下,有着爽朗笑声的,可是……知道秋舞很在意容貌,风斯在看到秋舞时,脸上不敢露出半点惊讶的神色,但心中却是不由的一震,秋舞这种病态的胖实在是太夸张,整个人就像一个肉球,与其说是坐在椅子上,倒不如说是很多肉堆在椅子上。心念电转,但嘴上却续道:“无论什么治疗,病人的心态是最为重要的,你叔叔怕影响你即将开始的治疗自然会紧张了,至于他为什么要拉我出去,这其实很简单……”一顿,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眨眨眼睛,道:“因为我肚子饿了,他带我去了离这里不远的一家饭馆,你叔叔请我吃顿饭,秋舞小姐不会有意见吧?”说着又笑了起来。秋舞眸中神光隐现,紧盯着风斯,刚要说话,风斯又道:“这些原本是我不让你叔叔告诉你的,你叔叔是一个守信的人,所以他不好回答你。”秋舞把头转了回去,一个人平视前方,不再理两人,但是眸中已经不再似刚才那般黯然,不断变化的神光表示她心里正在考虑风斯所说的话。亚布知道刚才要不是风斯及时说话,就彻底被揭穿,此时着急的看了看风斯,只见风斯摇了摇手,示意不要着急。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等候在一边。良久,秋舞缓缓道:“不知道先生需要如何治疗?”亚布微微松了口气,但是知道她秋舞观察细微,不敢露出太多情感,那边风斯已经笑道:“放心吧,秋舞小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的配合。”秋舞有点讶然,道:“什么配合?”风斯道:“保持你心态的正常,不要悲观,也不要乐观,毕竟你得的病时间已经很久了,治疗需要一段时间。”秋舞叹道:“先生,三年多了,三年多来我一直如此,你说的我会尽量做到,但是我无法保证我一定能做到。”风斯微微一笑,道:“秋舞小姐放心,顶多再需要半年到一年,你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到时候随便你做什么都可以,你叔叔,我,还有你的家族,都会为你高兴的。”秋舞微点了点头,道:“我曾听阳大哥说过,说他的哥哥是世上最了不起的科学家,当他还在街上和人打架闹事的时候,他的哥哥便已经开始进实验室研究课题项目,而当他自己进入实验室的时候,他的哥哥便已经进入了智慧星的最高研究所,成为了高研所十八人中的一个。”一顿,道:“阳大哥还说他的哥哥什么都好,人也帅脾气也好,可是他的哥哥有一项最不如他了……”风斯和亚布原本就在默默听着秋舞说话,尤其是亚布心中高兴异常,秋舞从来没有一次说过如此多的话,也没有那么多的感情表露出来,此时听到秋舞的最后一句话,不由问道:“啊?是什么不如阳?”秋舞眼光中微带笑意,看向风斯,道:“在我已经有过三四个女友的时候,哥哥还一个都没有过!”她这句话是用着阳的语气说出来的,此时说来让人感觉秋舞似乎恢复到了以往的样子,显得俏皮无比。风斯一愣,有点尴尬的道:“这小子尽乱说话!”亚布则在一旁大笑道:“风,你不会吧?这么大了还没有过……”风斯忙打断道:“我们不讨论这个了,那个……秋舞,你……”亚布笑道:“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风斯脸色虽然依旧苍白如纸,但是明显显得尴尬无比,干咳一下,道:“秋舞,把你的心态调整好,我现在还缺些药物,过段时间会有人给我送过来的,到时候就可以对你进行初步治疗了。”秋舞收起笑意,微微点头,道:“我想知道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风斯知道关键时候到了,如果在这点上不能让秋舞相信自己的话,那么前面所说的都白费了,微微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我只是听你叔叔说了下你的病因和病症,本来不敢确定,现在看了你,有点确定了。”一顿,道:“其实你得的不是病!”这句话一说出来,亚布和秋舞同时一震,几乎所有爱华尔家族的人都认定秋舞是中了别人暗算,但是谁也不敢说出来,因为能够暗算到秋舞的人自然不会是外人,而是家族自己人做的,但是又找不到任何证据可以表明是谁做的,在这种情况下,随便乱说话会破坏家族内表面上的团结,自然不能乱说。而知道内幕的人会更加心寒,因为秋舞得病是在雷霆宣布她为本代掌权人之后几天发生的,而当时在场的人就是那五个人,雷霆,秋舞以及秋舞的三个哥哥,秋舞的弟弟则因为太小没有参加,嫌疑最大的就是秋舞的三个哥哥,亲生骨肉相残,这对于雷霆来说实在是一个最大的打击,所以他在秋舞得病后闭口不谈秋舞是中了暗算,而只是说得了怪病,其实就是有意识的在回避问题,否则即便查出来了,不但令家人伤心,更加会影响到他在这个大家族的声望和地位,这样的家族丑闻如果再被那些喜欢乱报道的媒体发现,更加会影响到爱华尔家族的声誉。所以雷霆只能一味的补偿秋舞,希望能竭尽力量挽救回她的生命。包括秋舞自己,她也不敢往这方面想,毕竟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亲生哥哥,从小一直那么爱护着自己的哥哥们,居然会下这样的暗算给他们那么疼爱的妹妹,即便是真的如此,她也无法接受,所以潜意识中也在逃避这个问题,只把怒火发泄在东西上,有时更会假想出一个敌人来发泄。此时听到风斯这么一说,心神一震,正要让风斯别说下去了,但将他们的反应尽观察进眼底的风斯已经续道:“你的问题其实并不是病,而是心,你的心控制了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可以治,但是你的心却不是可以用普通的药物可以治疗的。”亚布和秋舞都松了口气,不是他们以为的中了亲人的暗算,秋舞问道:“那需要怎么治?”风斯突然目射精芒,身上衣袂无风自动,道:“你现在的情况只有先治心,然后再用药物,才能让你恢复如初。”秋舞顿时只觉得风斯眸中射出的精芒似有实质般直穿自己,而自己又似刚出生婴儿般在风斯面前毫无遮拦。风斯却是另外一种感觉,从开始进来他便煞费苦心的营造各种形势让秋舞相信自己,但苦于真气全无,无法继续施展,只好试着用潜藏在心神中的精神异力,只是希望鸿飞丝并没有把精神力也一起封住,而能造成让她有些好点的感觉。谁知道这么一用精神异力便顿时感觉到一股完全不同于真气的力量,这股力量他自己几乎很少主动用过,此时只感觉到跟以前大不一样,记忆中精神异力用的最主动的一次就是无为院长利用同样的力量入侵自己的大脑,但是那时候自己只会进行抵挡,但是如何运用它去攻击还是摸不到门路,但此时风斯的感觉却是自己可以自由控制,可进可退。其实在平常的真气进攻中,精神异力一直潜伏在心神之中,随着风斯心神修炼的不断提升,这股力量也不断壮大,但是因为常人意识中真气力量才是最直接最明了的攻击力量,往往忽略了精神异力,也使得他几乎不再使用精神异力,而直到此刻,因为被鸿飞丝封住了真气力量,他平常一直随着心神修炼的精神异力才逐渐显现出来。顿时,一个大胆的念头浮了上来。如果自己把精神异力探进秋舞的脑中,不知道会不会找到一点解决办法?

  北京时间22日消息,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周二表示,牛津大学正在研制的一款新冠病毒疫苗最早将于周四开始人体试验。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